文化漫谈>都市青春>忍冬草 > 落魄受被强制的第一天
    过去

    冬荣和方正山的恩怨说来可以从他们上高中起来算,当时冬荣有一个男朋友,叫申平,他们上的是土着学校,基本上父母都是一个圈子的,非富即贵,贵不然也送不进去这学校。

    这些簪缨世族的子弟们自己内部也有圈子,以方正山为典型的家族一般烧杀强砸偷运军火的黑手生意,富是富,奈何上不了台面,另外些呢,诸如冬荣申平此类,都是本地都流传了几十年上百年的家族,所谓树大根深,各自都在自己的领域开疆扩土了几代人,基本上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个个都跟个土皇帝般,以他们的心气和做派自然是看不起这些个新来的,但要是硬碰硬,斗起来还不一定打的过手里握着真刀实枪的,所以他们呢,表面嘻嘻哈哈还算过得去,内里早就互相暗暗唾弃。

    冬荣那时候还是个锦衣玉食的小公子,每天所愁之事不过是些情情爱爱的东西,性格难免有些飞扬跋扈,为此没少挖苦暗恋他企图撬墙角的方正山,直到后来冬家发生了些事情,冬荣的梦就醒了。

    冬家大厦将倾时他还活在梦里,直到噩耗一个连着一个传来,先是爸妈被污蔑贪污入狱,再是姐姐在国外出差出车祸,他紧急休学,想回先公司稳住大局,再给爸妈沉冤昭雪。

    之前这些事都是冬荣的姐姐来做,她能力出众,铁血手腕,是得到冬家上下肯定的继承人,如果不出意外,冬荣一辈子可以过得舒舒服服的,只拿钱,不操心的生活,闲散王爷般到处乱玩。冬家元老上下都指望家主走后,这小少爷能抗起担子,省得他们也跟着流离失所,但结果让他们大失所望,这小少爷给他一双爹娘娇养废了,什么都不懂,全身上下能看的就那张艳丽浓稠的脸。

    方正山喝醉了,上了二楼,整个方宅是中式建筑,为了迎接这门喜事,上下都挂满了红灯笼,他推开主卧金丝楠木门,一稀红烛光映入眼帘,一位俏碧人床上坐,看得方正山酒劲上来,欲行不轨之事,向前挑起盖头,红巾下的人儿粉面桃花,就是......脸色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方正山皱起眉头,喘着粗气问到:“老婆,你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冬荣感觉他要发火,就赶紧往被子里躲。他爱生气,一直没变,上学时看他跟男友申平亲热,就恼,瞅着什么时机就报复回来。

    方正山去扯被子:“躲,躲有用吗,不还是得被我干。荣荣,你看看现在除了我现在谁还会收留你,一堆债务搁外边,那群人疯了似的找你,被一个人玩总好过被一群人玩,对吧。”

    冬荣紧紧扯着被子不肯撒手,方正山不耐烦了直接拽着冬荣的脚踝把他拖出来,绸服在挣扎中往上掖去,露出劲瘦的腰,方正山捏上去,手指像陷进羊脂一样,触感极好,他残虐的玩性被激起来,使劲掐了掐,留下鲜红快破皮的指痕,冬荣疼一缩,后又激烈的挣扎起来。方正山恼了,揪着他的头发扇了两巴掌,冬荣被打懵了,往前数二十年还没人这么对待过他。

    过去

    冬荣和方正山的恩怨说来可以从他们上高中起来算,当时冬荣有一个男朋友,叫申平,他们上的是土着学校,基本上父母都是一个圈子的,非富即贵,贵不然也送不进去这学校。

    这些簪缨世族的子弟们自己内部也有圈子,以方正山为典型的家族一般烧杀强砸偷运军火的黑手生意,富是富,奈何上不了台面,另外些呢,诸如冬荣申平此类,都是本地都流传了几十年上百年的家族,所谓树大根深,各自都在自己的领域开疆扩土了几代人,基本上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个个都跟个土皇帝般,以他们的心气和做派自然是看不起这些个新来的,但要是硬碰硬,斗起来还不一定打的过手里握着真刀实枪的,所以他们呢,表面嘻嘻哈哈还算过得去,内里早就互相暗暗唾弃。

    冬荣那时候还是个锦衣玉食的小公子,每天所愁之事不过是些情情爱爱的东西,性格难免有些飞扬跋扈,为此没少挖苦暗恋他企图撬墙角的方正山,直到后来冬家发生了些事情,冬荣的梦就醒了。

    冬家大厦将倾时他还活在梦里,直到噩耗一个连着一个传来,先是爸妈被污蔑贪污入狱,再是姐姐在国外出差出车祸,他紧急休学,想回先公司稳住大局,再给爸妈沉冤昭雪。

    之前这些事都是冬荣的姐姐来做,她能力出众,铁血手腕,是得到冬家上下肯定的继承人,如果不出意外,冬荣一辈子可以过得舒舒服服的,只拿钱,不操心的生活,闲散王爷般到处乱玩。冬家元老上下都指望家主走后,这小少爷能抗起担子,省得他们也跟着流离失所,但结果让他们大失所望,这小少爷给他一双爹娘娇养废了,什么都不懂,全身上下能看的就那张艳丽浓稠的脸。

    方正山喝醉了,上了二楼,整个方宅是中式建筑,为了迎接这门喜事,上下都挂满了红灯笼,他推开主卧金丝楠木门,一稀红烛光映入眼帘,一位俏碧人床上坐,看得方正山酒劲上来,欲行不轨之事,向前挑起盖头,红巾下的人儿粉面桃花,就是......脸色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方正山皱起眉头,喘着粗气问到:“老婆,你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冬荣感觉他要发火,就赶紧往被子里躲。他爱生气,一直没变,上学时看他跟男友申平亲热,就恼,瞅着什么时机就报复回来。

    方正山去扯被子:“躲,躲有用吗,不还是得被我干。荣荣,你看看现在除了我现在谁还会收留你,一堆债务搁外边,那群人疯了似的找你,被一个人玩总好过被一群人玩,对吧。”